流星蝴蝶剑: 流星?蝴蝶?剑(3)

作者: 吴涵 2003年08月20日 00:00:00 我要投稿专区首页

(七)杀手无情

夜色僚人

江湖第一大帮派“飞鹏帮”的银坛广场依然如往常一样平静,只听到几个侍卫在闲聊。

“听说有一个小子冲破了我们在炽雪城的关卡。”一名侍卫一边吃着烤肉一边道。

“谁知道呢?还是小心点好。要不然萧坛主怪罪下来,谁都担当不起啊。”另一名侍卫起身环顾了一下四周,道。

一阵风吹过,把起身那名侍卫的帽子吹到了大门旁。

“我的帽子……哎,真倒霉。”他向帽子走去。

正当他拣起帽子时,忽然停顿住了,定定地站在那里。

“你怎么了?”侍卫长向他问道。

没有回答,吹来的是一阵苍劲的冷风。

“喂,你没事吧?”侍卫长径自走了过去,伸拍了拍他的肩膀。

血,似一条细流,顺着断裂的脖子,流出身体外,染红侍卫长的衣服。

侍卫长刚想收回手,只觉得身体竟也无力,就像一棵枯树一般,一动不动。

他已经来了。

银坛大堂。

坛主萧安坐在木椅上,整个大堂只有他一个人。

他双眼紧闭,双腿盘坐,但背部却没有靠在椅子上。

猛然间,他张开双眼,孟星魂已站在他面前。

“是你?”萧安道。

“是我。”孟星魂道。

“你毕竟还是来了。”萧安道。

“我毕竟还是来了。”孟星魂道。

“我知道你一定会来的。”萧安道。

“我是一定要来的。”孟星魂道。

他们面对面站着,谁也没有移动。但他们自己却知道,这只不过是在比谁更能忍而已。只要对方神志稍一松懈,就是自己最大的机会。

“我只是不了解一件事。”萧安忽然道。

“哦?”孟星魂应声道。

“你又何必来送死?”

话声未绝,剑已出鞘。

萧安不愧是使剑的名家,每一剑的速度,力量都刚好合适。招与招之间的变化不再拘泥与形式,完全自成一体。

萧安刺出的七八剑中,孟星魂只躲过了三剑,剩下的那几剑都划破了孟星魂的皮肤。

他并不是不想出手,他在等的是机会,一个能让他一击必中的机会。

机会也并不是没有,因为萧安毕竟是一个人。

连满月都会有瑕疵,又何况人?

萧安的剑偏了三分。

孟星魂已从间隙中划走。

孟星魂的胸膛贴在剑身上,伸直的右臂与他的短剑形成一条直线。

剑,已刺破他的喉咙,萧安倒下。

高手过招,不能有一丝错误。甚至连他们的思想、衣着、环境、气氛都会影响他们的出招。

萧安会“怕”,是因为他已经是十二飞鹏帮的坛主,位及人臣。他怕死会失去一切。心中有惧,便不能使每一招都完美。

“你本不该输给我。”孟星魂望着倒在地上的萧安道

孟星魂推开了偏房的门。

冷燕赫然被反手绑在角落。她憔悴地低着头,任何人看到她现在的样子都会产生怜悯之心的。

孟星魂向她走了过去。

他的剑忽然出手。

剑光中,冷燕睁大了眼睛,她不敢相信孟星魂会向她出手。

但她阻止不了孟星魂,任何人都不能阻止他。

冷燕闭上了眼睛。

剑已收回,冷燕胸前的绳子断成了三截。

孟星魂没有再回头望她一眼,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大门。

他想、他要,可是他不能。

他知道一个杀手不能有情,冷酷才是一个杀手的特质。有情的杀手永远都杀不了人,只能被人杀。

他不想死,但他更不想辜负高老大。

所以他走,他必须走!

她哭了。

他想追,但本已虚弱的身躯已不允许她再站起来。

他咬紧嘴唇,任由泪洒下。

每个人一生中,岂非会有许多事是非做不可的?孟星魂要走,只因为他是一名杀手。

杀手无情。


(八)笼中之鸟

皇天城其实并不是一个城堡,只是一个庭院,但它却比城堡大得多。

“夕阳映落叶,美酒伴佳人。”这是来过皇天城饮客的共同感受,这当然也是人生最快乐的事。

但也并不是有钱就可以享受到这一切的,至少有些人不行。

例如孟星魂!

他来这里只有一个目的。

紫鳞金刀――范璇。

走廊上,一名彪型大汉正负手仰望天空,他身后跟着一名蓝衣少年。

彪型大汉忽然道:“今天有雾,一定是好天气。”

少年沉默了半晌,缓缓道:“今天有雾,一定是好天气。”

彪型大汉闭上眼睛,大声道:“朋友既然来了,为何不肯出来相见?”

一道人影从屋顶闪到了走廊上。

孟星魂已经站在彪型大汉面前。

“你就是屠城?”孟星魂冷冷道。

“是又怎么样?”彪型大汉反问道。

“死!”孟星魂死灰色的眼珠中忽然散发出光芒。

走廊上已有了剑光。

谁也想不到,先出手的竟是那少年。

这少年似乎已经胜券在握,因为这一剑中他已经拼出了全力。

一击不中,他也不能全身而退。

可惜孟星魂还是比他快了一点。

只有三寸。

他连死的时候都不肯相信,世上会有那么快的剑。

他只输了三寸。

但他也输掉了自己的生命。

“你本不该出手。”屠城向孟星魂道。

“我不出手,就只有死。”孟星魂道。

“我已经知道了你的实力。”屠城道。

“你真的那么认为吗?”孟星魂冷笑道。

“你为何不试试?”屠城一副重锤向孟星魂击去。

走廊本来就狭小,锤又是极霸道的兵器,孟星魂自然是吃了不少亏。

他纵身越起。

他认为锤的出招虽猛,但变化却不多,头顶就是最薄弱的地方。

但他错了,锤竟改变了方向朝他击去,他没有退路

刹那间,空中又有了剑光。

剑似流星,直插在屠城胸口上。

飞剑。

屠城的表情充满了疑惑,他根本不相信自己会死。

孟星魂也受了重伤,但他不在乎,他奋力地冲上顶楼。

上顶楼的路是那么漫长,但他终究还是到了。

摆在他面前的是一具尸体。

紫鳞金刀――范璇的尸体。

孟星魂痛苦地倒在地上,他想呕吐!

猛然间,他发现在他前面有个高大的身躯在狂笑。

屠城屠大鹏,他没有死。

…………………

 相关论坛】   【打印本页】  【发表评论/看评论

::::::::::参阅:游戏同类文章
::::::::::相关精彩文章
  • 流星?蝴蝶?剑(2)(20)
  • 流星?蝴蝶?剑(2)(20)
  • 关于匕首的一点认识(20)
  • 匕首与剑-我的小见(19)
  • 谁说匕首变弱了(19)
  • 更无耻的连招(19)
  • 流星蝴蝶剑的记忆(19)
  • 初试忍刀(18)
  • 逍遥剑法(18)

  • ::::::::热门新闻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