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蝴蝶剑: 流星?蝴蝶?剑(2)

作者: 吴涵 2003年08月20日 00:00:00 我要投稿专区首页

(五)豁然开朗

金华城。

孟星魂漫步在城内。

城里面有一座桥,于是孟星魂靠在桥护栏上,眺望远方。

夕阳的映衬下,粼粼碧波折射出一道道金光,时不时照到孟星魂脸上。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他自己又如何呢?

他不知道,但他关心的并不是这个。

不远处的西南面。

有一个穿着白衣红裙的女孩,乌黑而细长的头发,俊俏而清纯的小脸,一双明亮而会跳动的大眼睛,在她身上,一切都显得那么自然,充满春的气息。若有人用花来描述她,那简直是辱没了她,世上又有哪种鲜花能及她如此动人?她仿佛是一只艳丽的蝴蝶,无论何时都能自由高傲地迎风飞舞。

只是这世界上偏有人喜欢煞风景。她旁边站着几个横眉怒目的大汉,实在是玷污了这最纯洁的生命。

“小丫头,那东西是你拿的?”其中一名大汉向她喝道。

“我冷燕不是小偷也不是强盗,为什么要拿你们的东西?”她的声音也如同她的人一般动人。

“你真没拿那镖物?”另一名大汉质问道。

“镖物?莫非是………………”孟星魂看了看自己手上提着的盒子。

“没拿就是没拿,问那么多干嘛?”冷燕不屑道。

“别跟她罗嗦了,把她抓起来再说!”三名大汉都冲向了她。

一道光闪过,宛如流星。

最前面的那个大汉张大了嘴,似乎想说什么,却来不及说,就倒下了。

孟星魂不允许任何东西玷污纯洁的生命。

另一名大汉看到孟星魂杀了自己的兄弟,愤怒地向他锤去一拳。

但,冲动的代价往往就是死。

冷光又一闪,滚烫的鲜血从心脏中射出。

“不!不!………………”剩下那名大汉惊叫着跑了,像疯了一样。

少女向孟星魂走了过去,伸出手,道:“谢谢你。”

孟星魂不语。

少女又道:“我叫冷燕,你呢?”

孟星魂只觉得这少女给她带来一种很奇妙的感觉。是亲切?是真诚?他自己也说不清楚。这是他一生当中第一次有这种感觉。

孟星魂道:“我叫孟星魂。”

少女问道:“你为什么帮我?”

孟星魂道:“不为什么。”

少女又问道:“你不快乐吗?”

孟星魂黯然叹道:“我想死。”

少女忽然笑道:“许多人都想死,这并没有什么奇怪的。但你应该先问问自己,你活过没有?”

孟星魂一惊,凝视着少女,喃喃道:“我活过没有?我这样也算活着吗?”

十余年来,孟星魂已经完全将自己给了高老大。高老大要他杀人,他就杀人。他虽然有很多银子,但他内心煎熬的痛苦,没有人能明白,他只有自己默默地承受着。
少女接着道:“你如果都没有活过,就要去死,岂非是太可笑了?”

这少女的话正刺痛着孟星魂的心。他又何尝不想为自己而活呢?哪怕只有一天,也已经足够了。他已经厌倦了这种生活,他又怎能不想去反抗命运?

孟星魂回过神来,一字字道:“如果我能为自己而活,我会的。”

少女道:“这有什么难?”说完,她拉起了孟星魂的手。

孟星魂没有挣脱开,他忽然感觉这少女能告诉他活着的意义。

他们在城里玩了一整天,孟星魂发现他真的很开心,是内心底涌出的快乐,生平第一次快乐。他感激这名叫“冷燕”的少女,感激她教会了他为自己活着。他甚至想对世界高呼一声:

“我活过!我为自己活过!”

他觉得自己是幸运的,比起叶翔、小何、石群以至高老大来说,他是幸运的。他也想向他们问一句:“你们活过吗?你们快乐过吗?”


只有活过的人才知道活着的意义。

一生为别人所活,岂不是跟死了差不多?


(六)突现危机

炽雪城。

大雪刚过,地上铺着一层雪泥。但城中还是异常的炎热,似要将人烤熟。

关卡前排队出管的人像一条长龙,孟星魂与冷燕也在其中。

那些排着长队的人个个面如土灰,毫无表情,只有孟星魂和冷燕是例外。

“人生得意须尽欢。”孟星魂现在才明白这句诗是什么意思。

只有要死的人才是一天愁眉苦脸的样子。

终于轮到了孟星魂。

他按照高老大的安排,将镖物亮给了首关卡的人看。

那三个人嘀咕了半天,将孟星魂带到了一边。孟星魂似乎感到有一股莫名的危险在向他慢慢靠近。

“小子,居然敢拿假货来骗老子?”其中一个人道。

“假的?………………”孟星魂还没反应过来,三把弯刀就向他击来。

一把砍头,一把割腹,一把削足。

没有血光,也没有剑光。孟星魂已在五丈之外。

人无恙。

他松了口气。

可是冷燕呢?其他要出关的人呢?

他们全都在一瞬间消失。

比蒸发更快。

高老大第十三条命令:“如有危险,强闯炽雪城!”

“高老大怎么知道?难道是…………算了,现在不能想那么多了,闯关要紧。”孟星魂并不愿怀疑高老大。

他重新燃起了斗志,自信被这火热的斗志激发了出来。

自信能使他的实力得到完全的发挥。

他现在就像一只受了皮外伤的野兽。

是他的敌人,就得死!

城内剑光飞闪。

他还活着。

那只能证明一个最简单的道理:他的敌人死了。

孟星魂向关门冲去。

“你想出去?”孟星魂背后传出一个声音。

孟星魂回头看了一眼,向他说话的是一个身披裘袍的青年。

“那你就要击败我!”青年继续道。

“你拦得住我?”孟星魂忽然道。

“试一试又何妨?”青年笑道

“我劝你最好不要试。”孟星魂冷冷道。

“那我非试不可!”青年把剑尖制向孟星魂。

剑像一枝劲弩,向孟星魂射去。

可是弓箭又怎能与流星相瑕美呢?

剑已冷,与他的主人一起,长眠在这白雪中。

孟星魂早已匆匆离去,等待着他的是更艰苦的使命。

 相关论坛】   【打印本页】  【发表评论/看评论

::::::::::参阅:游戏同类文章
::::::::::相关精彩文章
  • 关于匕首的一点认识(20)
  • 匕首与剑-我的小见(19)
  • 谁说匕首变弱了(19)
  • 更无耻的连招(19)
  • 流星蝴蝶剑的记忆(19)
  • 初试忍刀(18)
  • 逍遥剑法(18)
  • 逍遥派匕首(18)
  • 大刀超级连招(18)

  • ::::::::热门新闻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