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蝴蝶剑: 流星?蝴蝶?剑(4)

作者: 吴涵 2003年08月20日 00:00:00 我要投稿专区首页

(九)生离死别

孟星魂醒了。

他发现脚下是用四根巨大铁索连接着的石块,石块已悬空。

环顾四周,石块上还有另外两个人。

屠城,和冷燕。

“你怎么…………”孟星魂刚想对冷燕说什么,却忽然觉得胸口一痛,吐出一口血。

“现在你们两个都中了毒,解药却只有一瓶,谁击倒对方就能活下去,我等你们其中一个人的好消息。”屠城放下解药,转身纵下黑暗中。

“没想到一个失误竟落到如此田地。”孟星魂叹道。

“想要解药,就来动手吧。”冷燕已摆出了架势。

“我……我并没有意要……要和你争……”孟星魂抚着自己的胸口哽咽道。

良久,双方都没有动手,黑暗中似乎是不是传来几阵哀号声。

冷燕忽然道:“你为什么还不动手,难道看不起我杀手的名号吗?”

杀手?她竟然也是杀手?

“镖物怎会有假?范璇怎么会死?这名叫“冷燕”的少女竟也是一个杀手?”孟星魂回想起这段奇怪的经历,也不禁感到诧异了。

也许,从一开始,这就是一个至少不小的阴谋,也只有一个人能策划出这样的阴谋。

高寄萍!

怎会是她?

冷燕放下解药,退步至岩石边缘。

她张开双臂,露出了幸福的微笑。伴着泪光,却又像是一番生离死别。

“别了,流星。”冷燕身子向后一倾,连同两串晶莹的泪珠,坠入了黑暗中。

孟星魂冲了过去,伸长双手,但还是没能拉回任何值得他细细品位的东西。留下的,只是那一段真挚的回忆。

还是失去了。

此刻,无情的双眼中已有了多情的泪光。

事态虽冷淡,人却有情。

他已动情。

死,固然可怕,但独生又何尝不是呢?

孟星魂拿起解药,跃入了黑暗中。他要寻找到真正活着的意义。

生不离,死未别。


(十)最后一搏

他没有死。

这里是山洞的最底层。紧拷在四壁上的巨大铁索已没有什么实际用处,仅仅是为了烘托出一种压力。

冷燕就躺在其中一根铁索上,她已经昏睡了过去。

“她没有死。”屠城从另一根铁索上走了下来,看着孟星魂道。

“幸好她没有死,否则你也要一起陪葬了。”孟星魂道。

“狗咬狗的感觉怎么样?其实快活林有什么好,不如来投靠我,包你荣华富贵享不尽。”屠城道。

“你知道我是快活林的?”孟星魂道。

“你不知道的事情还很多。”屠城道。

沉默半晌。

“你想不想带她走?”屠城制向冷燕,道。

“我是一定要带她走的。”孟星魂道。

“你有把握击败我?”屠城笑道。

“没有。”孟星魂倒吸了一口气,道。

“那你还想带她走吗?”屠城道。

“我说过,我是一定要带她走的!”孟星魂又燃起了斗志,坚定道。

“你实在有趣得很,我很欣赏你。”屠城笑道。

“只可惜我对一头牛实在提不起兴趣。”孟星魂也在笑。

笑声中,他已出招。

右手握着的三尺短剑似要冲破无尽的黑暗,寻找到永恒的光明。

信心仍未消失,斗志也仍然激昂。但毒性的发作却影响了速度。

只差半尺。

孟星魂只觉得肘部一麻,剑已掉落到地上,微震出一声龙吟。

孟星魂已腿部支撑着身体,似已无力再站起来。他的左手颤抖地握着剑柄。

“你还想用着只手击倒我吗?来把。”屠城轻蔑道。

孟星魂只能咬紧牙关,听屠城说话。

“你还想反击吗?”屠城大笑,道。

“我只是想告诉你一件你不知道的事。”孟星魂道。

“哦?是什么?”屠城靠近孟星魂,他似乎对这件事很感兴趣。

“就是…………”

没有光,只看见屠城的喉咙上有一条最细的丝线。

片刻,丝线也消失。

是剑,孟星魂的剑。

没有人能形容这一剑的速度!

正宛如在夜空中忽然看见一颗星从空中划过,瞬间消失。

那是流星!

就好象你永远无法形容流星的速度一样。

你永远也无法知道这一剑的速度。

屠城倒下,流星在他隐入黑暗之前闪耀出无比的光芒。

“我的左手比右手更快,这就是你唯一不知道的事。”孟星魂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异样的微笑。


(十一)流星蝴蝶

活着,毕竟是好的。

孟星魂把冷燕平放在长亭的石凳上,他把解药塞到了冷燕手中。

长亭,自古以来就是人们的饯别之地。离别总使人黯然神伤,这使得“长亭”这两个字的本身就仿佛带着凄凉萧索之意。

孟星魂转身向吊桥走去,他的眼角仿佛也有了光。

泪光。

他已不再回头。

他也许是在逃避,因为他已太疲倦。

他终究倒下,倒在一片青草丛中,围绕在他身旁的是几只蝴蝶。

他笑了,笑得是那么满足。他的一生中也许做了许多错事,但他已活过,他已无悔。此时此刻若能平静地躺下,又怎能说不是一种幸福?

他已得到了解脱。

而她呢?

她的眼角同样闪烁着泪光,但她也已无悔。

她手中的解药划了一道弧线,在半空中洒下无数水滴,洒在青草丛中。

她也闭上了眼睛,露出了幸福的微笑。

流星,用自己一瞬间的光芒,照耀了星空大地。

它生命最灿烂的那点,便已接近死亡。

它虽燃烧了自己,但他至少曾经有过辉煌。

蝴蝶,以它那绚丽的生命,在春天里尽情地摇曳着动人的舞姿。

它以自己的生命,换取了永恒的美丽。

它无悔。

剑无情人却有情。

但此刻剑已有了生命。

它已有了情。

 相关论坛】   【打印本页】  【发表评论/看评论

::::::::::参阅:游戏同类文章
::::::::::相关精彩文章
  • 流星?蝴蝶?剑(3)(20)
  • 流星?蝴蝶?剑(2)(20)
  • 流星?蝴蝶?剑(3)(20)
  • 流星?蝴蝶?剑(2)(20)
  • 关于匕首的一点认识(20)
  • 匕首与剑-我的小见(19)
  • 谁说匕首变弱了(19)
  • 更无耻的连招(19)
  • 流星蝴蝶剑的记忆(19)

  • ::::::::热门新闻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