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蝴蝶剑: 四方阵

作者: 煞古云 2003年06月01日 00:00:00 我要投稿专区首页


四方阵

话说宋末年间,皇帝昏庸无能任奸人摆布,使得百姓人心惶惶官府腐败无能。当时以宋公明为首的一百单八好汉,由于官府诬告陷害被迫上了梁山泊立起替天行道四字大旗。这一百单八个好汉各有个的本领,中间有神勇威武之人,也有足智多谋之人,更有出家僧道。

梁山泊内不说这一百单八将,就说这宋江一百单八好汉手下的兵卒,掐指算来少说也有十万军马,其中有自愿投奔的,有俘虏军士,惟独没有逼迫从军的,固然这十万大军士气高昂逢战必胜。虽说是些兵卒,但也非能小视,没准他们中也能走出个英雄豪杰来。

这一日,宋江率大军攻打北京城。为甚?且说这宋江为了得北京阶级卢俊义落草,使军师吴用拌做算命道人去他家释计,谁知弄巧成拙却把卢俊义陷到了衙门牢内,宋江得知便点兵来救。

过了半天,宋江看他北京城内按兵不动,便叫军汉们安下寨来休息半日明日再战。军汉们得令后一边安营扎寨一边生火造饭。

煞古云是这个部队中的一个小卒,他不是什么官将,也不是什么举足轻重的角色,他只知道每天都要拿起自己的刀来跟敌人撕杀,谁又知道他明天的命会怎样,而他也从来未想过。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结束这血雨腥风的生活,但他从未有过当逃兵的念头,这绝非是他不想过个安居乐业的日子,而是他不能这样放弃他的选择。他知道就算他每天杀一百个、一千个敌人在他死后也没人会记得他,但是他还是这样直着的跟随这他的部队。曾经有人问过他:“你为什么不弄点银子回家种地过安乐呢?”他爽快的答到:“就算我回家过几十年还是要死,还不如在杀场上和那帮王八羔子拼个你死我活,也算他妈的痛快!”

天渐渐的黑了下来,火把那点微弱的光亮照在军汉们疲惫的脸上,他们三五一群的坐在一起,讲述自己经历。

“他妈的,昨天老子刚捅死一个,谁知道腿上不怎地被谁逆了一刀,老子脚一软倒在了那被我桶死的狗兵身边,他妈的你猜我看到了个啥?”一个满脸胡须腿上打着绷带的军汉伏在地上正在炫耀

另一个军汉接到:“啥……啥玩意儿?”看他的摸样最多不过十八岁上下。
“他妈的,老子一倒在了那狗兵身边,看到他妈的怀里揣这个闪光着的玩意儿,我往他怀里一摸,嘿!他妈的一把匕首。”说这从怀里掏出来了把带鞘的匕首在众人面前慌了几慌。

看那匕首时,柄由精玉镶嵌,鞘上纯金镶边儿,拔开看时,匕首熟铁打造闪闪发亮,似是银子一般,刃锋锋利无比,挥舞着还铮铮做响。
众人都先是咦了一声,便把头凑了过来要看个清楚。这军汉慌忙把手缩了回去,把匕首抱在怀了嚷到:“呀哈!干吗这是?离我远点儿!”

“你到是给我们看看那!”“我们也不要你的!”“这是什么宝贝呀”众军汉们七嘴八舌的说起来了。煞古云本来也坐在他们中间,觉的身体劳累便站起来回帐篷里睡去了,他的离开并没一个人注意到。

回到了营房内,已经是鼾声四起,整个营房内弥漫着汗臭味道。煞古云在地上随便拔了块地方躺了下来,在身旁抓了把稻草盖在身上。刚躺到地上眼皮就沉重的落了下来,没一会儿他就入睡了。

突然一道闪光划过天边,雷声四起。煞古云本能的站了起来,看周围的军汉都以不见,突然身边冒出了白烟,很快就弥漫了整个营房。煞古云的眼睛模糊了,他什么也看不见,突然他感觉到有种神秘力量在拉扯他,他想反抗可是身体不听从自己的指挥,只能跟着这股莫名的力量前进。

不知道走了多远,白烟散尽,那股力量也随之消失。他揉了揉眼睛再睁开,发现自己到了一个从未来过的地方,他环望了一下四周,四周被绿水清山所包围,一重重的山相连,一重套一重。水从山逢上飞流而下,好似银河落九天。

再望脚下,四方型石阵位与中央,约有几十来丈宽窄,石阵四周尽是小石阵密密麻麻,再细一看,每个石阵上都放有兵家器械,各种器械应有尽有。煞古云再走到石阵边看时不禁吓了一身冷汗,原来这石阵并不是与地相连,而是腾在云上,往下望时隐隐能望见陆地,这要是掉下去恐怕连具尸骨也难找。

煞古云正在寻思为何会到次处时,突然破空划出几声大笑“哈哈哈……”笑声似乎在千里之外,回声极大,但声音传入煞古云耳内时还是这般清晰甚至还有点刺耳,可见此人武功非同小可!

煞古云听到笑声后,没敢仔细琢磨马上环顾四周,发现离自己较近的石阵上有丙浑金点钢枪,正好使的顺手,于是一个翻身跳到石阵上,脚尖在枪身上一踩一挑枪以到手。光看刚才这一手就知道煞古云也非等平庸之辈,他那一翻身纵跳远近距离拿捏的恰倒好处,足以看出他轻功造值,而那一踩一挑就能把几十斤重的金枪挑到手中,足以看出他内力也不弱。

“好俊的身手!”听的出又是刚才那人的声音,声音仍旧是从千里外传来,只不过声音比刚才又大了几分。

煞古云枪一到手,马上再一个纵身跳回大石阵,摆了个门户。看他左手抓枪头右手枪末,枪头平于鼻尖,枪尾过头,枪身斜立与肩上,看的出他使的是“古云枪法”古云枪法当时在华北华南等地流传甚广,几乎人人会使,就算不会也认得出两三招来,乃是平庸枪法。但别看这枪法平庸,如能真正领会到制胜心得那就算再平庸的武功也能得胜。

忽然间又是几声大笑,同时又伴随这呼呼的风声,不一会儿就看到山外飞来一人,速度极快,待笑声落时那人已经踏上了石阵面对煞古云。那个人看来有六十来岁的摸样,满面白须至胸前,两鬓也以白了。但身体仍然硬朗,膀宽腰细不逊与煞古云,看的出这人如再年轻几十岁必然是英俊潇洒的风流人物。
那人冲着煞古云道:“好小子,对付俺老夫就用这类枪法?是不是小瞧俺老夫了?”

煞古云嘴角一挑答道:“俺只知道武功不论贵贱,招数不论花哨,只要用的精就是好武功。俺生平学艺不精,只会使得这路枪法,如不得胜,死而无罕!”

那人听后仰头大笑,笑声震彻山谷,久久不散。笑罢那人望着煞古云道:“好小子,今天我就领教领教你的“古云枪法”。不过领教前先要跟你讲明白,这儿名唤四方阵,乃是天庭练武胜地,我则是天鹏元帅呼延,天神老子看你武功不俗,况且又多为军队出力效忠战场,固然招你上来和我比试武功,如能胜我,回去时必将暗中助封你为梁山偏将。但这拳脚无珠、刀枪无眼,但如今天你输后被我砍翻只道你的命以到头。”

煞古云听后恍然大悟,于是并不答话,上前进招。只见煞古云挺枪去刺,呼延闪开这一枪,手里早疾出一丙麒麟剑,煞古云见他闪过这一招,慌忙变招,扭转腰脊挺枪大挑,这一下呼延来不急躲闪,只好横剑硬挡,枪剑相撞迸出火花,呼延也随之向后倒退几步,幸亏呼延马步稳重,如是他人早就被挑飞数丈了。煞古云见这招硬是被他拦挡下来,暗暗佩服。适才煞古云挺枪大挑时枪头以落身后,煞古云看发招没中,紧接着利用惯性再接出一招,乃是左手松枪右手握枪未用枪本身重量的惯性加上自运内力向前猛砸,当然这连接变换的动作也只是一瞬的时间。

呼延适才挡住金枪大挑,身体还正在被惯性所催无法移动时眼看这枪又砸来,急忙又来硬接,又是两械交锋迸出火花。这一砸呼延虽然是接着,可是身体却往下一沉,接着呼延立马弯腿拱背向后一个翻身,把枪砸来的力量近数化解,这一招乃是太极中的以柔克钢,虽然呼延接下这招但也微微觉到虎口发痛。呼延一个翻身后立马挺身而起,见煞古云正在收招还原,于是就借挺身而起的力道顺势一剑刺去。煞古云闻声剑响以知无法闪躲,于是干脆不再收招,

用枪尾横档,只听“嘣”的一声巨响,火花四溅。呼延见招数被挡立马变招,改刺为削,左右晃动手腕用剑身来削,之后再变招数,又改削为戳,脚步向前近逼手上左右猛戳。煞古云见到来势汹汹不免有些心却,前面两招硬是挡了下来,眼看第三招左右戳来不定,枪身又重根本无法抵挡,于是向后跃起跳出圆圈,但不免还是蹭了一下,衣服上立刻露出一条血印。

煞古云看到对方如此厉害不免心中暗暗佩服。煞古云看自己离他有数丈距离,立马腾空跃起用枪向地插去,这一招乃是虚招,接下来马上借枪身重量使自己荡飞出去,双脚蹬敌。呼延那里省得?见他挺枪跃起,只当是要在原地攻击,于是也跃起纵身削去,可还无近敌以见煞古云挺身蹬来,自己身在空中,那里还能左右躲闪。煞古云这一招正中呼延胸口,呼延一交率了下去胸口隐隐做痛。

呼延挺在地上,猛的发觉此人非同小可,心理暗暗责备自己太过大意。于是一个打挺鲤鱼翻身站了起来,双目怒视煞古云。这次呼延心里已经不再有轻心之意了,只见他挺剑在手狂奔向煞古云,速度之快实在是让人佩服,不到一秒已经近身煞古云。煞古云此时看到此景不禁是身冒冷汗,看到对手怒目相视来多半是要使杀招,但是心里这样想可脸上可却不露丝毫的畏惧。

毕竟在这样的争斗中谁要是畏惧就等于给了对方士气,士气过人武功再强也难以很好的发挥。再看煞古云却是不夺不闪,正要等呼延近身放招时再闪避或者抵挡,否则就先暴露了自己的用意与行踪,这样无非是拼命的斗法。见呼延奔近后突然纵身越起,煞古云见呼延要纵身跃起就当他是要以高攻底,于是也纵身跃起。谁知呼延一跃却不多高,只离地有几尺来高,缓缓的在空中左右削剑。

煞古云与呼延是同时跃起,但跳的却比呼延高上十来丈,加上呼延削剑又慢,第一下呼延是削了个空,但同时也是要借削剑往前使力而使原本往上的力量变向,这第二下才是真正的攻击对方。煞古云眼看第二剑就要削到自己无可奈何,只好闭目待命。只觉小腿猛的一痛,似乎有什么热忽忽的东西从小腿内留了出来。等自己一交摔在地上时方才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的小腿以被剑伤,鲜血正从小腿内流出,慢慢的痛楚的感觉也随之而来。

这时的煞古云已经是个废人了,他深知自己的腿伤必定伤到筋骨,若无良医治疗怎么可能恢复如初?如过稍带残疾又怎能随军征战?正在他不断的思考自己的处境时呼延可毫无停顿,只见他足底四周已经运起了八卦剑阵,剑阵发出耀眼的银光咄咄逼人。再看呼延手中长剑也已经是银光乍出,但看呼延手指划过的剑处均是银光闪闪,眼看银光就要惯满。煞古云在地盘坐,他知道自己的生命就要结束。只听“唰”一声巨响,一道十字斜交叉的剑气推动空气带这银色击了过来,接着又是“嘭”的一声……

煞古云静静的躺在云中,这么柔软的“床”他这辈子都没有睡过的。眼中充满了泪水,看到了什么?------碧蓝的天空鸟儿在嬉戏发出“喳喳”的啼叫,雪白纯洁的云漫漫的漂浮在碧蓝的天空中,微风扶面带这点树木的清香,不觉得眼已湿红。在阴冷潮湿的石阵底,望着碧蓝的天空他真正明白了生命的意义,“就这样就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吗?我害怕死吗?我的生命有流星划过吗?”他不断的问自己。
一只蝴蝶落到了他的脸上,翅膀扇动使他到发痒。

瀑布的流水声配合着鸟儿的鸣叫行成一首不太匀称却阅耳的曲子,煞古云听到的曲子声音在一点一点的缩小。为什么总是一个人躺在这里?这么寂寞!这么孤单!这么害怕!

煞古云意识开始模糊,手脚开始麻木不再听从大脑的支配。又一阵风吹过,蝴蝶受到了惊吓飞了起来,他看到蝴蝶都离自己而去了,泪水终于夺框而出。流出到了眼角,流过了耳边,流向了脖子,流下了云层……

意志迷糊的他心中始终翻腾着一句话“让我再活一次,让我再活一次。”一点一点煞古云沉到了云里,一点一点,直到他飞翔在天空中,同时也完全失去了意识。
突然一阵慌乱声惊醒了煞古云,一回神,原来乃是南柯一梦。煞古云常常的舒了口气,他从来没这样怕过,他也从来没这样庆幸自己仍然活着。相比起来似乎梦中的一切这么真实,而现在却又想是在做梦一般。感觉到脸上有东西,一摸------冰凉凉的泪-------同时他的心也随之冰凉凉的。

后来听说煞古云离开了他的部队,在江南某地用自己的盘缠盖了间房子务农为生,后来还巧然与上了一位勤劳朴实的姑娘,再后来他们有了一个胖呼呼的傻(煞)小子!!!!


四方阵,多少血?多少泪?青山绿水常相绕,血雨腥风阵中留。
武林痴汉挺剑起,留下双双残骨骸。
剑沾血,立胜名。谁知生命原可贵?视命如土真英雄?
笑叹人生。
QQ:123576959

 相关论坛】   【打印本页】  【发表评论/看评论

::::::::::参阅:游戏同类文章
::::::::::相关精彩文章
  • 1.06的特点!(01)
  • 破冰刀法―招式论证(31)
  • 乾坤定音――破冰刀法(31)
  • 新版流星还是要改进的(31)
  • 流星随想(30)
  • 爆怒1.06增强版(30)
  • 建议,提几点(30)
  • 1。06有点郁闷(30)
  • 超远距离 + 超广范围 = 超猛战戟(30)

  • ::::::::热门新闻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