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蝴蝶剑: 流星蝴蝶剑之搜剑录

作者: 我爱学习 2003年02月28日 00:00:00 我要投稿专区首页


流星蝴蝶剑外传

孟星魂是快活林旗下的首席杀手,他,要为高老大活着,也可以为高老大死,更能为高老大杀人。因为,他的命是高老大给的。
高老大的真名是高寄萍,一个很美的女人,快活林的老大。
一日,高老大又给了孟星魂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杭州 范旋”。
孟星魂谁都可以不知道却不能不知道“紫鳞金刀――范旋”的名字。

十二飞鹏帮中,他是地位仅次于万鹏王的一号人物。十二飞鹏帮管辖着十二个省份,每一省都有一飞鹏。万鹏王自己掌管着江南东部的八大分坛,而西部的四分坛则由范旋代为管理。当然,管理那四坛的四鹏也得听命于范旋,足见范旋的势力有多大。

闯进十二飞鹏帮的地盘已属不易,更何况杀死他们的一个首脑。
但,这对孟星魂来说,不过是另一件任务。
范旋是个人,只要是人,就会有弱点,只要有弱点,孟星魂就有把握杀了他……

这月初八正是万鹏王寿辰,范旋也由东北动身前往长安拜寿,现在正在十二飞鹏帮分坛――杭州,他的身边只带了屠大鹏与萧银鹏两人。虽说这两人武功极高,但孟星魂一人应付已绰绰有余,正是杀范旋的好时机!

杀一个人,就必须要了解他这个人。而范旋似乎懂得这一点,即使是他的亲信也难得见他一面,凡有命令都由屠大鹏代为发布,除了某些重要的场合,很少有人见到范旋。长年的深居简出让人感到深不可测。世上了解范旋的只有两个人,万鹏王与范旋自己,不,范旋的真正面目说不定连万鹏王也必未看清。
“星。”在出发前,高老大对他说道,“范旋和别人一样怕死,所以,他有自己的狡兔三窟,你可以去炎硫岛看看。”

炎硫岛?这是一个奇异的地方,它在火山脚下,被炎浆所环绕,连动物都无法生存更别说人了,不过,这却是隐蔽的最佳地点。
星凭着绝佳的轻功来到了炎硫岛。酷热的温度在星感觉中好像是严寒,冷清。星闭上了眼睛,感受着周围的温度。忽然,他发现阵阵热风中,夹杂着一丝凉气,随着这凉气,孟星魂看到了,石缝,很密的石缝,不一般的石缝,阵阵凉风正是由这石缝中飘出。他抽出手中的剑,轻轻敲击着这石缝。

果然,石缝裂开,一道出口现在星的眼前,他跳了下去。
一个钟乳洞,空无一人,但生活用品却十分齐全,甚至有储存食物的仓库。可以看出,这是范旋留给自己的退路,而它,竟被高老大探听到了。孟星魂不得不重新掂量高老大的能量。

桌上没有一点散落的蜡,上面的蜡烛是新的。桌上稿纸相当厚,这只是范旋留下的诗稿,草稿与正稿分开放。草稿内没有一个字是潦草的。毛笔齐全,狼毫羊毛笔皆有,从笔的柔韧度来看,用了很久,但毛丝整齐,没有一根毛杂乱。但还有一枝笔,形同枯木,笔丝所剩无几,笔下所压的是范旋所作之画,这些画也皆是龙飞凤舞,形迹疯癫。他只看了一圈便走了,在别人看来,根本什么都看不明白,但星,已大概了解了范旋,要杀他,这些便够了。
以范旋的心计,一个陌生人来过他怎会察觉不到,但是,星已自信,绝不会给范旋回来的机会。

深夜,明月。
一辆马车行驶在驿路上。
这匹马显然是百里挑一的千里驹,但在长途奔波后已显得疲惫不堪,就在马停下休息片刻的时候,事情就这样发生了。
月亮在一瞬间被一团黑影遮住,未等车上的人反应过来,刀锋已将马车连同马一劈为二,其力道可想而知,那团黑影站了起来,在月光下现出自己的真面目,是大盗铁胡子!他露出狞笑,在那车的残骇中寻找着什么。 马车上众多宝物中,一个精致的小盒子最为显眼。“啊哈!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这个宝物归我了!”铁胡子满意地甩了甩手上的闪闪发光的盒子。

这是金子制的,上面刻着个“旋”字。
旁边的尸体在他眼中就像路边的石头。他在杀人的时候似乎并未想到自己也会有这一天。
“把那东西给我。”这句话说得十分平静,却带着股凉气。
铁胡子转过去身去,是一个年轻人,苍白的脸色,瞳孔闪着深邃的光芒。连久经沙场的铁胡子看了也不禁发怯,稍后,铁胡子说:“你叫我把这东西给你?”
那年轻人说:“不错!我不想杀人。”

“哈哈!你说你想杀我!”铁胡子笑道,“你难道不知道老子是谁吗?”
“不知道,也没兴趣。”这年轻人仍是用平静的口吻说。
“那就怪不得我了,想知道老子是谁,到地狱去问阎罗王吧!”
刀比声音快,铁胡子的刀已劈向那年轻人……
“砰”刀落在地上,那年轻人已不在原处,铁胡子忽然觉得胸口一凉,这一瞬间,那年轻人已在铁胡子的胸口上留下一道创伤,伤口再深半寸,铁胡子就没命了。这么快的身法,只有孟星魂才办得到,不错,这年轻人就是孟星魂。

“我说过了,我不想杀不相干的人,把那东西留下,滚!”孟星魂缓缓说道。
铁胡子哪还有胆,忙把手上的盒子扔下,匆匆消失在大道上,未走多远,便听到一声短促的惨叫,铁胡子发出的。
孟星魂大吃一惊,还没反应过来,已觉得一股腥臭之气扑鼻而来,便马上晕晕乎乎地倒在地上。

一个人从树丛中走了出来,一个怪人,贼眉鼠眼,头发根根竖起。虽说手上没有寸铁,但从他黝黑的指甲与暗紫色的脸色看,出这是一个用毒的高手。
“小子,对不起了,我也是奉命行事,变鬼后不要来找我,要找就去找那个要害你的人。”说罢,那人就俯下身去在星魂的身上寻找着那金盒。
忽然,孟星魂从地上翻起,粗大的手已掐住那怪人的脖子,他的手很有力,已经让那人的呼吸停止。

“说,是谁让你来的。”孟星魂问道。
那怪人面色一变,右手的指甲一翻,便喷出一股紫色烟雾。孟星魂连忙翻出五丈外,用手掩住口鼻。
“小子!我是夜猫子!记住了!”那人已遁入夜色。
孟星魂并没有追,他不想节外生枝。

范旋为人谨慎,常人根本无法近他的身,但,范旋爱好收集古玩,每到一处,必有古董商向他献上古玩,而要进献古董,必要有范旋的信物,才能通过关卡。
刚才他们所争夺的,便是范旋的信物。
“铁胡子为财而来,但夜猫子呢?算了,不多想了,信物已到手,赶紧通过关卡吧。”孟星魂想。


孟星魂坐在地上,靠着一堵墙扫视着金华城的一切,猫、狗,还有人。
金华城的一些百姓是十二飞鹏帮的打手乔装而成。
他头上的斗笠已把他的面容完全遮住,身上的衣着经过多日的奔波已显得肮脏不堪。
在别人看来,他就是一个道道地地的乞丐。
忽然,一个双手抓住他的斗笠,“唿”地一下,掀开了。
孟星魂神色依旧,连头都没抬。

“喂!看你的脸色,一定很饿吧,我请你吃一顿,免费的哦!”一个女孩的声音,清脆悦耳,一点不像其他女孩甜腻做作的嗓音。
孟星魂抬起了头,看到了一个女孩,十七岁左右,眼睛很漂亮,不大,但透着水灵。穿的衣服很薄,很少,就让自己的皮肤曝露在阳光下,跟街上其他拿着雨伞遮阳的女孩真是天壤之别。她浑身上下像个男孩般充满着活力。

孟星魂并没有比她大多少,但相比之下,自己仿佛老了几十岁。
他点了点头,他饿,而且,跟一个年龄相似的女孩在一起,比较不会引人注目。
他们俩来到了一个馄饨摊。
“小二!两碗馄饨。”那少女拍了一下桌子。“都是你的。”这女孩朝孟星魂露出一个微笑。

孟星魂忙低下头,他不敢看那女孩的眼睛,这女孩的笑容比高老大更美。
馄饨来了,孟星魂抓起勺子“呼噜呼噜”地吃了起来,他从不在别人面前掩饰吃相。
那女孩看着孟星魂吃吃地笑。
“怎么,我的吃相很难看?”孟星魂问。
“不,我觉得你这个人很特别。”那女孩回道。
“哦?”孟星魂奇怪。

“我看了你一整天。”那少女指了指孟星魂刚才靠过的地方。
“你就在那里靠了一整天,像个要饭的,却不向人要饭,只是在那里呆着。看得出,像你这种人会一点武功就骄傲起来了,要知道,武功高强不能当饭吃的。”那女孩又笑了。
孟星魂的胃抽动起来,他一直以为自己掩饰得很好,这少女是谁,居然一下就看出他会武功。

突然,孟星魂的手像把铁钳般夹住了那少女的手腕。
这少女的皮肤像缎子般光滑,孟星魂把她的手腕翻了过来,突然发现了一个本不应该看到的事情。
这少女手心的皮肤十分粗糙,但却不是干家务活的结果,因为妇女手心皮肤粗糙,其他部份的皮肤也不会好到哪能去,而这少女,除了手心外,其他的皮肤都十分完美。

她练过兵器。
“哎呀!痛死了!你干吗?”少女忙抽回自己的手。
“你也会武功,你是谁?”孟星魂问道。
“没必要知道吧,你只须记住,我请你吃过一顿饭。”少女的脸仍旧十分欢快。
“哈,说得好。”孟星魂说。
“有人来了,找你的。”他说。
“你那么有把握?”那少女问。

“我从不做没把握的事。”孟星魂笑道。
话音未落,已有四五个扛着刀的大汉走了过来。
“你就是那个女飞贼吧!嘿嘿,现在你可逃不了了,快,捉住她,交给坛主!”为首的大汉说完,人群中立马冲出一队人,手上多出了一件兵器。
“等等,旁边还有一小子。”
“一定是那女的同伙,一起捉了!”

那一伙人冲了过来,手起刀落,把他们俩的座位砍了个稀烂。
孟星魂与那少女不在原处。
未等他们反应,孟星魂的剑与那少女的匕首已刺倒了两三人。
“嘻嘻,不小心把你牵扯了起来,真是对不住啦!”那少女仍在笑。
孟星魂看着她的脸,觉得又好气又好笑。她请孟星魂吃饭时已知有人在追她,怕自己敌不过,这才把他拉进来。

“算了,就当还了你请我吃饭的情。”孟星魂道。
“你们两个家伙瞧不起咱们,快上!”那大队人冲了过来……
片刻后,那堆人已倒在血泊里。那少女扶着自己的膝盖大口地喘气。
孟星魂很惊讶这外表上看似清纯的女孩杀起人来居然如此狠毒,都是朝着对方的心脏与脖颈下手。

他们大意了,那为首的大汉仍站在那儿,看到这般情景,他扔下手中的刀,头也不回地逃走了。
“别想走!”孟星魂左手的流星镖正欲投出,却听到一阵刮破空气的声音朝他逼近。
孟星魂右手的剑一挡,七枚银针落在地上。
这一瞬间,那大汉已逃出孟星魂的视线。
孟星魂朝着银针发射的方向望去,看到一个小贼。

“夜猫子。”他的声音从牙缝钻出。
他左手的流星镖飞了出去……
“啊!!!!”刮破空间的惨叫。
那镖穿过了夜猫子的咽喉。
大街上已空无一人,哪怕最爱看热闹的人也知道,若再看下去也必定会没命。
此时的孟星魂感到无比失落,他在杀一个人之前从未出过如此的疏忽,居然如此明目张胆地杀人。
那少女倒显得很开心。

“嘿!大哥!这次多谢你了!但是,可能不能再请你吃馄饨了,馄饨摊的老板早逃回家了。”她的脸上仍洋溢着笑容。
“那我该怎么谢你呢?”那少女用手顶着下巴沉思。
“随便。”孟星魂说,连眼皮也没有抬一下。
突然,孟星魂感到脸?]碰上了一个有弹性的热呼呼的东西。
天哪!是那少女的两片唇。
孟星魂把头扭了过去。
“哈哈!你这种人也会害羞啊?你这样子真可爱!再见!我叫冷燕。”
那少女一阵小跑消失在孟星魂的视线中。

“冷燕,有趣。”受冷燕的感染,孟星魂也开心了起来。
“不要紧,他们的目标是冷燕,与我无干,但,冷燕怎么办。唉,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爱多管闲事了。”孟星魂想。

这儿是积雪城,由于所处地理位置特别,此城,城如其名,终年寒冷,常年积雪。也是通过范旋所在的杭州的必要之路。
城门下,大队人排着队伍等待通过城门。
积雪城四个城门皆有范旋的打手看守。
队伍中有头有脸的人物不少,可此时,也像个囚犯般等待着入关。
“什么名字?”一个扛着刀的癞头麻子问道。

“贾仁义。”孟星魂道。
“贾仁义,哈哈,好名字。”那人道。
“干什么的?”麻子问。
“古董商,此次入关,是为了把这玉璧送给范爷。”孟星魂说着,现出 手中古朴的玉。
“东西拿来看看。”麻子问。
孟星魂知道,他要的是信物而不是玉。
他把上次那金盒子递给麻子。

麻子把那盒子翻了翻,点点头,好像很满意。
突然,他神色一变:“抓住他!他的信物是假的。”
孟星魂心里一惊,抽出手中的剑,剑光护体,将城门守卫冲了个人仰马翻。
行迹既然败露,下次便绝无可能再通关,只能硬闯了!
“砰”一声梆子响,积雪城不知从什么地方冲出好几十个刺客,弓箭与暗器同如急风骤雨般朝孟星魂射来,如此阵势,孟星魂尚未见过。
他挚着手中的剑,左手又抽出一把匕首。

剑,拨着暗器与箭;匕首,格挡着刺客的攻击。
但一人之力有限,已有一枚暗器刺入孟星魂的大腿。
他感觉被插入的部份已麻木,暗器涂了毒!
孟星魂大脑渐渐恍惚,只记得朝前跑,他跑出了积雪城,朝森林冲去。
也不知跑了多久。
他终于倒在了地上。

本已渐渐远去的杀声又逼近了。
“我孟星魂怎么会死在这种地方……”他大喊出来,心有不甘。
朦胧中,他感到一个软软的,热呼呼的身体把他架了起来,与他一起藏进了灌木丛。

QQ:150352265

 相关论坛】   【打印本页】  【发表评论/看评论

::::::::::参阅:游戏同类文章
::::::::::相关精彩文章
  • 剑之绝招(28)
  • 为了刀,我决定不升1.5版(28)
  • 刀--武器中的霸主(28)
  • 练剑者之必修课(28)
  • 刀法之精髓(27)
  • 新武器不如旧武器(27)
  • 双刺VS菜鸟(27)
  • 匕首`的两大死穴(27)
  • 心结(27)

  • ::::::::热门新闻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