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蝴蝶剑: 流星蝴蝶剑之搜剑录(二)

作者: 我爱学习 2003年02月28日 00:00:00 我要投稿专区首页


他醒了,睁开眼睛。
这是在森林里的一个湖旁。
他听到了水声。
孟星魂并没有坐起来,因为大腿渐渐强烈的麻木告诉他,毒正在侵蚀全身。
“信物是假的?不可能,高老大给的信息绝不会错,那一定是有人把我身上的信物换过了。”孟星魂想,“难道是那贼样的夜猫子搞的鬼?”
他转水声的方向转过头去。

是冷燕。
她朝孟星魂走了过来,把兜里的一个小罐子拿了出来,涂了一点在孟星 魂的发青的伤口处,又从自己的衣服上撕下一块布,浸湿后包扎在上面。
“是你?”孟星魂刚才沉重的心情又欢快起来。
冷燕擦了擦头上的汗,道:“哟,你醒了。我已经给你涂了解毒药,等 会,就好了。”

说完,她坐在孟星魂身边。
“我们见面得真快。”孟星魂道。
“快你个大头鬼呀!中毒后,你喊得那么大声,把在树上睡午觉的我都吵醒了,还是个男子汉呢!”冷燕笑道。
“啊?那我岂不是很丢脸?”孟星魂也笑了。
“当然!要不是因为我,你早都被后面那些凶神恶煞砍死了。”冷燕感到很得意。
“说吧,该怎么报答我!”
“我也救过你一次啊!”孟星魂道。
“那不算!”冷燕说,“而且……我,已经……还过你了。”冷燕红通通的脸上挂着微笑。

“好了,不多说了,你在这待着,我走了。”冷燕说完,便一蹦一跳地走远了。
“你,就这样把我丢在这儿!”孟星魂翻身问道。
“不然呢?我还有事!伤好了,自己走吧。”冷燕远去了。忽然,她又转过头来,说:“我们还会见面的。”说完,便头也不回地走了。

“行动曝露了!”孟星魂想。“不,我还有机会!”他灵机一动。
杀一个人,要么不露半点声色,在他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杀了他。
要么,就要在杀人前让他陷入恐惧之中,慢慢把他逼向死亡。
既然孟星魂的行迹已经败露,他只有选择后者。

没过多久,孟星魂又恢复了精力,走出了这片森林。
砍杀声,刀刃磨擦着空气的声音透过树林传入孟星魂的耳朵。
不久,一切又重归平静。
他连忙躲入树丛,因为他听到了人走近的声音。
八个人,三个快刀手,四个弓箭手,和一个其貌不扬的怪人。
三个快刀手握刀的姿势皆不同常人,那刀仿佛深深嵌入刀手的手中一般。
弓箭手手中的弓箭,却像刀剑一般锋芒毕露。
而这些,都不足以注意。

那为首的怪人,才是正点子。
上身看上去瘦弱不比,行动却敏捷有力,脸上的肉凹陷了进去,深锁在骨头里。双目炯炯有神,仿佛要喷出火来。胸部的铠甲上刻着大大的“银”字。
这人便是萧安萧银鹏!
他的肩上驮着一名少女,她双手被反绑,双脚也被铁链锁住。嘴上被麻布条塞住了。
那少女赫然是冷燕!
孟星魂脸部肌肉忽然抽动了一下。
虽然萧银鹏不是孟星魂对手,但他只是个刺客,无法敌过眼前这么多高手。
他只有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把冷燕带走。
“我为什么要管这种闲事,但冷燕怎么办?”孟星魂叹了一口气,想道:“反正我们已经扯平了。”

杭州,十二飞鹏帮分坛皇天城。
一个人站在高层仰望着天空。
他面色苍白,形同坟墓中的僵尸。身材奇瘦,背部已凸起。
手握一把透出暗紫色光芒的金刀。
他已经很老了,遗憾的是,他还不服老。
这一点最终会埋葬他!

他便是范旋!
“有事禀报总坛主!”说这话的是一个威风凛凛的大汉,浑身上下透露着杀气。
“什么事?屠城。”范旋问。
屠城甩下一具尸体,是夜猫子!
“嗯!这怎么可能!”范旋转过头去,怒问。“你不是说在杭州,除了十二飞鹏,没有人杀得了夜猫子吗?”
“根据金华城的王四禀报,他的人马被一男一女杀得全军覆没。还有,积雪城关卡昨日被一个人闯关了,杀了我们的守卫二十多人。”屠城低下头,说道:“这些很可能是一人所为。”

范旋缓缓走到夜猫子的尸体跟前,忽然将夜猫子咽喉上的流星镖拔了出来。
“一点血渍都没有,锋本身并不锋利,可那人居然能用这镖杀死惯用暗器毒药的夜猫子。”范旋心想。
“叮”一声响,范旋将流星镖射到屠大鹏前。
“杀了他!”范旋的脸色比平时苍白百倍。
“是!”屠城退下了。
“等一下!派萧安去飞鹏堡。”范旋道。


夜幕降临了。
孟星魂来到飞鹏堡前。
“要杀死范旋,必先取萧安与屠城!”孟星魂想着,大步迈进了飞鹏堡……

飞鹏堡大厅上,萧安坐在一旁欣赏着自己的猎物。
是冷燕。
她手脚都被盘龙丝捆了起来,嘴也被麻布条捂住,过度的恐惧使她脸色发青,使她看上去更加娇艳可爱。
“这看似柔弱的小妮子武功居然如此了得。”萧安感叹着。“居然伤了我手下的八大金刚。”

萧安缓缓向她走过去。
然后,将粗大的双手搭上了冷燕光滑的肩膀。
他看着冷燕恐惧的神色,心里不禁一阵悸动。
但,他又把手放向下了。
萧安并不是不近女色,而是他总能在关键时刻克制自己的欲望。
他就像一只猫,正等待着老鼠掉进自己的陷阱。
也像是烛火,迎着扑来的飞蛾。
他等待的人便是孟星魂。

“哼,小子,就算你再聪明,也逃不过此劫。”萧思量着。
一个人走进来了。
躲过飞鹏堡众多高手的目光,闯进铜墙铁壁般的飞鹏堡,再直捣黄龙。只有孟星魂做得到这点。
萧安当然知道有人进来了。
“我等你很久了,孟星魂!”萧安背对着孟星魂道。
“你!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孟星魂大吃一惊。
“你只是我们的一颗小棋子,告诉你,这次你绝对逃不了了。”萧安转过身来,抽出手上的大刀,“啪”地打了个响指。
屏风中立马冲出二三十个人,从他们的衣着武器看来,武功绝不在孟星魂中午所见的高手之下。

孟星魂感到胃抽动起来。
世上绝没有人可以跟踪得了孟星魂,知道孟星魂行踪的只有高老大。
难道是高老大出卖了他!
不可能!这怎么可能!
高老大为什么要和他所要杀的人勾结起来害孟星魂?
时间已不容孟星魂多想。

一眨眼,孟星魂已遁入黑暗。
萧安与那些杀手忙跑出房间,四处寻找着孟星魂。
吹的是北风,阵阵大风迎着萧安等人的面“呼呼”刮来。
他们只觉得闻到一股奇香,便四脚瘫软,再也无力站起来,像掉了线的木偶般倒下。
孟星魂站了出来,用沾了水的布捂着口鼻。
他刚才用的是从夜猫子那儿夺来的“巨埙”,这种兵器可以在瞬间杀死威胁自己生命的敌人。
他抽出剑,因为萧安也没有死。

奇香已散去。
“小子,刚才的‘巨埙’是从夜猫子那儿抢来的吧!”萧安问。
“不错,你该知道他已死了。”孟星魂说。
“精确的判断力与随机应变的能力,你真是个不错的杀手!”萧安冷笑道。“哼,他们真是选对人了!不过,要过我这关,你还早得很呢!”话音未落,萧安手中之刀已朝孟星魂逼去。
孟星魂丢掉手中兵器,赤手空拳朝萧安扑去,通红的眼睛闪着野兽的光芒,似乎要与萧安同归于尽。

看此阵势,萧安不禁一怯,手中之刀也慢了下来。
可就在这一瞬间,孟星魂左手已如枯藤般死死扣住萧安持刀的手。
这招若得手,对方便死定了。
他右手抽出一把匕首,穿透萧安所披重甲,插进萧安的心脏。
“这!怎么可能!?”这是萧安说的最后一句话。
“这把匕首,便是鱼肠。”孟星魂平静地说。
血,涌泉喷出,喷在了孟星魂的衣服、脸上。
萧安的死相尤其可怕,双眼凸出,使其更加狰狞。
刺鼻的血腥味使孟星魂的神经麻木了。
他放开匕首,让匕首插在萧安的身上。
他要让范旋知道,这便是他的下场!

他看到了房间角落的冷燕,缓缓向她走过去,帮她解开了捆她的绳索。
“我们扯平了,以后别再来缠我。”孟星魂冷冷地说,同时大步迈出门外。
“你!你这个混蛋!”冷燕大声喊道。“你以为用这种方法就可以成就你的大英雄主义吗?要被你这种人救!我宁愿死!”
孟星魂头也不回,反而走得更快了。
“好!滚!你给我滚!!我不想再见到你!”冷燕哭喊着。
孟星魂走出了飞鹏堡,只留下冷燕在那里嚎啕。

皇天城里,两个人正在对话。
屠城说:“禀坛主,萧……萧安与本帮二十名杀手皆于昨天晚上被杀,那天行刺您的女飞贼已经逃走。”
范旋喝:“萧安被杀!你是干什么吃的!难道凭那女的就可以杀死萧安与他手下的高手吗?”
屠城道:“不,飞鹏堡守卫说,杀死萧安的,并不是那名女刺客,而是一个男人。”

范旋说:“难道又是他?”
屠城扔下一具尸体,道:“这是萧安的尸体。”
范旋第一次在属下面前露出恐惧之色,他老了。
“杀了他!杀了他!”范旋的声音已开始颤抖。
忽然,一人破门而入,是孟星魂!
范旋的脸色已像死尸一般,道:“你是谁?”
孟星魂观赏着范旋,就像一只猫,看着已在它爪下的老鼠,道:“你不用管我是谁,只要知道我是来取你的狗命的!”话音未落,孟星魂手中之剑已向范旋逼去。
屠城的刀挡下了孟星魂的剑,朝范旋大声吼道:“我主快逃,这小子交给我!”
“砰”的一声,范旋已夺窗而出。

“小子,你死定了!”屠城的刀向孟星魂劈下。
孟星魂的身影像幽灵般一闪,已消失在屠城眼前。
然后,四点寒星打在了屠城的胸前。
他轰然倒下。
“十二飞鹏帮第一猛将怎会如此不耐打?”未来得及思考这一问题,孟星魂也破窗而出。
他追上了范旋,落在范旋前面。
“小子!你……不要小看了我‘紫鳞金刀’!”范旋口中这么说,四肢已开始颤抖。

“哼!老不修,死到临头了还叫个什么劲。”孟星魂冷冷说道。
话冷,剑更冷。
孟星魂的身影只在范旋面前闪了一下,便将剑穿透了范旋的心脏。
然后,他又把剑抽了出来,居然一点血都没有。
“这个老迈的家伙身上的血液早已流光,死了也是种解脱!”孟星魂看着范旋的尸体,想道:“一切都结束了。”

忽然,四点寒星打入孟星魂的脊背!正是孟星魂所用的暗器,他从未想过会被自己的暗器打中。他转过头去,却看见屠城在他背后冷笑……

不知过了多久,孟星魂终于醒来了,这是一个四四方方的大擂台,四周已被厚墙围住。他站了起来,忽然觉得小腹一阵惧痛!
“屠城在我的暗器上涂了毒!”孟星魂咧趄道。

“是你!”擂台另一边传来一个女声,很熟悉的声音。
孟星魂转过头去,道:“冷燕!”
的确是冷燕,她的脸色紫青,用手捂着小腹,看上去痛苦不已,应该也中了这奇毒。
没等他们搭话,已有一人推开大门,闯了进来,是屠城!
“你……你明明已被我杀死!”孟星魂道。

“哈哈,小子,狐狸再聪明,也斗不过好猎手呀!”屠城得意地说。“你没想过我会装死吧!”
“你本可与我斗一斗,保护范旋,为何要装死,在范旋死后再袭击我?”孟星魂问。
“哼!小子,不要太得寸进尺了!”屠城说着,丢下一瓶解药,道:“这就是你们毒的唯一解药,只够一人剂量,要喝,就要先杀死对方!哈哈哈哈!”屠城笑着,退出了大擂台。

孟星魂转过头去,看着冷燕,看着她可爱的容貌现出了一丝杀机。
“对不起了,为了解药,我必须杀死你!”冷燕拔出腰间的匕首,勉强站了起来,向孟星魂冲去!
孟星魂一滚,躲开了冷燕的一击,连忙跃起,正欲拔剑,却看到了冷燕年轻的面容,他心里一软。

他不愿与冷燕争,冷燕还年轻,不像他,他已经跌进了沼泽,无力爬起,而她还有希望争夺自己的生活。
这样一想,孟星魂锋芒已失。
孟星魂身中奇毒,本已无力再战,冷燕又咄咄逼人。
“去死吧!”杀红眼睛的冷燕匕首已逼向孟星魂心脏,忽然,她脚下地板松动了一下,现出无底深渊。

冷燕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便跌了下去。
孟星魂突然冲了上去,紧紧抓住冷燕双手,将她拽了上来。
“这里的地方本就是空的,而我们的争斗,会加快它们的陷落!”孟星魂想,忽然,他看到了擂台中央的一小块凸起的地方。

那块地方是四方形的,四角皆被墙壁的铁链拴住,是唯一的安全地!
想着,孟星魂朝那地方冲去。
“别以为救了我,我就不会杀你了!看招!”冷燕也追向孟星魂。
他们俩都逃上了那块地方,转眼一看,四周的地板皆已陷落,看一下下面,深不见底。

冷燕倒抽一口凉气,又转过头来,对孟星魂说道:“今日不杀你,有辱我杀手名号!”她的匕首又朝孟星魂刺去。
孟星魂却只是拿剑格挡着。
“怎么了?知道我是杀手,怕了吗?”冷燕怒问。
孟星魂并未答话,仍旧闪避着冷燕的攻击。
“混蛋!你……你瞧不起我!”冷燕被气得满面通红,攻势更加凌厉。
孟星魂被逼到了死角,冷燕的匕首抵着他的胸膛。

“为……为什么!为什么你不还手!”冷燕喊着,几乎要哭出来。
孟星魂把手中之剑扔向深渊,道:“我无意与你争!”
“为什么……为什么……”冷燕手中的匕首垂了下去,目光充满哀怨之色。
过了一会儿,她问道:“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吗?”
孟星魂道:“当然记得,那时你请我吃馄饨,实际上是让我为你抵御那些杂兵。”
“是啊,但后来,我也救了你一命。”冷燕喃喃道。
“在飞鹏堡,我又救了你一次。”孟星魂接着说。

“对!就是飞鹏堡,那时候,你为什么那样对我!”冷燕双眼通红。
孟星魂垂下头,道:“我是个杀手,我不希望再牵连到你。”
冷燕露出满意的笑容,自言自语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她慢慢后退,退到了边缘。
“等等,你要干什么!”孟星魂大叫着冲了上去。
一切已经太迟了,冷燕双手护住胸膛,像片羽毛般落下深渊,消失在黑暗里。
“混蛋!”孟星魂怒吼着,义无反顾地随着冷燕跳下深渊……

深渊并非无底,孟星魂凭着高超的轻功,落在冷燕的前面,抱着冷燕,轻轻落在底部。
他看了看怀中的冷燕,她由于运动得比孟星魂剧烈,毒已开始侵蚀全身,嘴唇也开始发紫。

“必须快点找到出口,医治她的毒,否则就来不及了!”孟星魂把冷燕小心翼翼放到地上。
他这才发现他们处在一个山洞,他忽然想起,皇天城是建在山峰上的,这里很可能就是紧急撤退的通道。
既然是山洞,就一定会有出口。他凭着风向,慢慢前进,却忘记山洞还有一个人虎视眈眈地看着他。

“孟星魂!你们狗咬狗没死是不是很可惜啊?”那人冷笑道。
孟星魂转过头去,忽视,他的瞳孔收缩,一字一句道:“屠、大、鹏。”
屠城轻轻落在孟星魂的身边,道:“我看你的武功高强,不如当我的左右手吧!会有花不完的银子,至高无上的地位!绝对比你的狗窝快活林舒服多了!”
孟星魂瞳孔再度收缩,道:“你!你怎么知道我来自快活林?而且,萧安怎么会知道我的行踪?你们,和高老大到底有什么关系?”
屠城冷笑道:“哼,高寄萍,她只是一个贪财的笨女人,多给她点钱,她就会告诉我你的行踪了。当然,还有一个重要方面就是,我就是你的雇主!高寄萍或许不会把你的行踪卖给其他人,却一定会卖给她的雇主。”

孟星魂的胃部仿佛被重重一击,他从头到尾只是被屠城玩弄的棋子!
屠城接着说:“你们这些杀手,只是杀人,却从不问雇主的名字。我长年来在范旋之下,已经厌烦了!这次,我专门雇了两名杀手,一个是你,另一个就是那小妮子。能杀得了范旋,当然好,事后,我再把你们揪出来,交给万鹏王,那样的话我就可以代替范旋的位置了!杀不死的话也不要紧,到时我再把企图杀害范旋的刺客抓出来,也可以加强范旋对我的信任,反正以后我还有机会!

孟星魂冷冷地看着屠城,冷笑道:“范旋这么多年来,居然没看清你的真面目。”
屠城反唇相讥:“你不是也没看清高寄萍的真面目么?”
屠城又说:“好了,你究竟愿不愿意当我的手下,愿意的话,我可以把罪推到那小妮子身上。”

“呸”孟星魂吐了口唾沫在屠大城脸上,道:“作你的梦吧!”
“好小子!你把大爷我惹恼了!”屠大城的脸因为愤怒而变形,“受死吧!”他的刀像座大山向孟星魂劈去。

“你竟敢玩弄我!受死吧!”孟星魂的剑也朝屠城逼去。
他的剑因为愤怒而力道倍增,剑刃碰到刀锋,二者僵持不下!
“哐”屠城手中的刀被弹了出去。
“受死吧!”孟星魂的剑正朝屠城逼去时,却突然感到小腹一阵剧痛。剑垂了下去,孟星魂整个人倒在地上。

“毒已经开始侵蚀全身!再差一步就可以杀死你了!”孟星魂在地上喃喃道。
屠城早已被吓破胆,但他还是很快便镇定下来,拾起地上的刀,对准孟星魂的脖颈,道:“刚才好险哪!我留你不得,受死吧!”
刀垂直劈下!

在大家都以为孟星魂完全没有抵抗力的一刹那,就在别人都想不到的一瞬间,孟星魂的匕首深深插进屠城的心脏,没至刀柄。
“没……想……到……我……会……死……在……你……手……下……”屠城目中充满怨恨,武林枭雄就这样轰然倒下。

孟星魂看着倒在地上的冷燕,突然流下两行泪。
他的面色又红润了起来,尽管他知道这是回光返照。
突然,他将地上的冷燕抱入怀中,同她一起倒下……

QQ:150352265

 相关论坛】   【打印本页】  【发表评论/看评论

::::::::::参阅:游戏同类文章
::::::::::相关精彩文章
  • 流星蝴蝶剑之搜剑录(28)
  • 流星蝴蝶剑之搜剑录(28)
  • 剑之绝招(28)
  • 为了刀,我决定不升1.5版(28)
  • 刀--武器中的霸主(28)
  • 练剑者之必修课(28)
  • 刀法之精髓(27)
  • 新武器不如旧武器(27)
  • 双刺VS菜鸟(27)

  • ::::::::热门新闻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