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蝴蝶剑: 流星蝴蝶乱世录 一章 境遇

作者: 郭志峻 2003年02月23日 00:00:00 我要投稿专区首页


果说爱一个人是一种幸福,那么狠一个人就是一种无知。
雪飘,花落,残月;血染,静泪,落缨。
或许是3月天的雪让人不寒而栗,整座城市空荡荡的,除了3个人。


迎风的剑已经架在静的喉咙口,他的手在微微颤抖得不听使唤,虽然他的脸孔还是冷冰冰,但是内心得赤焰却缥缈不定,毕竟他是爱静的,但是师傅也是他的再生父母啊,塞外的冷风吹得他一阵心寒。
爱呢:“徒儿,杀了她……”她的眼神还是这么的冷漠无情,这么多年了自从那次武林浩劫之后她的人彻底得改变。一身的长裙也许和武林人士的样貌有些不同,但是从她脸孔上那闲神自若的表情可以看出此人内力不薄,冰冷的大刀的映衬下正好显现出她那出众的美貌。

剑还对着自己最心爱的人,师傅还高高在上。迎风的脑中不断的挣扎着:
爱呢[剑和心的合一才是练武之人的最高境界]
静[迎风,答应我你一定要疼我,要宠我,只对我一个人好,不许欺负我,对 我讲的话要句句真心,我不开心你要哄我开心,我开心呢你要陪我开心, 有人欺负我你要第一时间来帮我,做梦也要梦见我,心里只有我……]
迎风[有你的日子天天幸福,想你的日子幸福天天]
爱呢[乱世之中强者生存弱者灭亡]
静[你总能掀起衅风血雨呢]
“徒儿”,爱呢的强硬口气将迎风从回想之中拉了回来,“你忘了自己的使命 嘛?”

“徒儿不敢”,迎风连忙说到。他并没有忘记当年是谁把自己从贼寇的手中救出,并将绝学衣钵传授给他的人,他的救命恩人,师傅――爱呢。
“呲”,剑割破东西的声音,迎风的剑尖渗下缨缨的鲜血。
“迎风”,接着传来的是静撕心裂肺的哽咽。她一下子抱住了迎风,这个深爱着自己的男人,这个2秒钟之前要杀她的男人,她生命中的男人
右臂的鲜血流淌了下来,虽然面孔因为失血而苍白但是迎风还是强忍着痛说,“师傅你放过静吧……”

“你”爱呢此时已经怒不可遏一纵身使出凌波微步,“叛徒”接着便用手中的刀使出当家绝学“花飞花落”凌厉的刀风直逼向迎风别业和流氓静。
爱呢这招力道极大,其威力可见一斑,但就在她劈过去的刹那,身边“嗖” 一股阴风刮过,爱呢知道不妙,抽身闪避倒退了3尺,“叮”的一声,那是一枚毒标,那声响是标插到门上的声音,可见那个人的功力不一般啊。

“谁!”爱呢显然是被这支标吓到了,但是闯荡江湖十几年可不是白活的呀,她依旧镇定自若得站直了身子,在月光的映衬下是这么得冷……
“爱呢,你年纪也不小了”,说话的正是CIH得3DMAX@肺痛,那张难得有人看见的脸笑了笑“何必为难这些小辈牵扯到我们武林20年前的恩怨呢!”见过他的人10个有8个是死的。
“你可知道那次的武林浩劫害我的子弟死了多少?”爱呢狠狠的说,到底是女人,那掩饰不住的魅力让人觉得看她发火也是一种享受,“那都是流氓静,你父亲做的好事!”

说着说着,爱呢的刀已经劈向了将迎风别业抱在怀中的毫无抵抗能力的静凌厉的刀锋即使是虎熊也能一刀两断啊,3DMAX@肺痛的速度和威力是出了名的,刀匕相交,是3DMAX@肺痛的匕首!继而2人对视许久,最终还是都放下了武器……地上的积雪在这短短的时间里已经没过了脚踝。
不远处的一阵声响惊动了这4个人,一个身影随风而来,一身忍者的装扮。
“刺客之剑,帮里有事嘛?”爱呢问的还是这么冷淡,好像刚才的事情没有发生过一样。
“帮主叫你回去复命”,一个低沉的声音从树林丛中传来,显然他是个不肯露面的人。

“恩,一起走吧”爱呢叹了口气,杀气在刹那间消失,恢复了往日的端庄,其实平日的她还真是个大美人呢!接着和刺客之剑消失在人丛之中……
“静,带迎风一起回帮派总坛,我有事先走一步了”像影子般来像影子般走的3DMAX@肺痛只留下了这么一句话就消失了,短暂的瞬间还是没有人能看清他的容颜。
“迎风,你还好吧”静的两行珍珠般的泪水滴了下来,惊吓过后恢复了的脸孔单纯而洁白,蓝色的衣衫早就被迎风的鲜血染透,默默的忏悔是她觉得唯一能做的,毕竟她所依靠的男人现在正躺在她的怀中,“你怎么这么笨啊,你伤了你的右手怎么用剑啊?”

“只要是为了你”迎风的伤口还是在隐隐作痛,苍白的面庞像失去生命力一般,这白里还透着紫,分明是中毒了!“即使失去生命也是值得的。”一口黑血从他口中喷出,伤势不清啊
“傻瓜!”静已经泪流满面了,血和泪的交融在这冰天雪地里更能凸显出不同一般的东西――爱。
“大姐姐,别哭啊,虽然他吃了残月门的逆天丹(注:江湖传言之入残月门必吃之物,一能增强功力,二来如果叛变必会毒气攻心),但是我来帮你的哦”……一个银铃般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且说爱呢和刺客之剑在回程之中。
“有人跟踪”,刺客之剑的洞察力很敏锐,也许是天生的忍者的直觉吧,“我来解决他们你先走吧……”
话说之间2个人已兵分2路,刺客之剑停在了一片稻草地间,说是稻草地其实在这大冬天早已经寸草不生了,刺客之剑安心的擦拭着自己的爱刀――饮血(乾坤刀名,以杀人不见血而得名,功力深厚者才能使用,否则会自噬主人),分明是在等着那些人。

6个人影窜了出来,6个东洋忍者,6把东洋武士刀。
“哈哈”刺客之剑好是得意一边擦拭着一边对着刀说到,“我的拔刀术好久没有用了,你也好长时间没有饮血了吧,今天让我来帮帮你吧!”狂傲的笑声丝毫掩盖不住摄人的杀气。
6个忍者二话不说便围拥了上来,6把东洋武士刀的围砍!
刺客之剑动也不动得站着,6把刀顺势辟来的刹那一招“恶麟栖威”。所谓的麒麟出海终于被使出,接着是刺客之剑的收刀声。
只剩下了风声还在呼啸,5个倒了下去没有一点点地血迹,还有一个颤颤柯柯的傻站着。
“说”刺客之剑,“谁指示你的?”那个口气像要把人吃了一般。
忍者,不成功便成仁。
“哎”刺客之剑没来得及阻止那个忍者便瘫软了下去,死了。


又说爱呢来到残月总坛。
“帮主什么事?”爱呢经过一阵轻功后白皙的脸上透出了淡粉色,双手作辑问道。
“爱呢”,一个人从总坛上缓缓走下,轻得连声音也没有,这是何等的内功啊“你也知道如今武林动乱,魔教再现,我们帮派也该是时候行动了啊!我闭关修炼残月门最高剑绝的时候掌门之位由你代理。”kok的话字字中的,不允许一丝反悔。


另一方面,迎风和静,且说被那个不知名的女子带到了一家客栈,“恩,就这里你们躺一下”然后她飞也似的跑了出去,留下的是一股沁香,一片碧绿的残影“我去弄药”。
“迎风”静此时已经慌得手微微发颤,她的心都在泣血……她宁愿那一刀下去砍的是自己。
“喏”,那个女子不知是在何时来到静的身后,将药送到了静的手里。
“敢问救命恩人芳名?”静没有忘记问那个女子的姓名,在和迎风一起时养成的武侠仗义自不必说。

“沙昙依。”她嫣然一笑,黄色健康的皮肤加上樱桃醉丹凤眼,虽然和中土不同,但不可否认的是那健康、活泼、可爱的魅力。
“好奇怪的名字啊。”静轻声说道。
“恩,我不是中原的。”她吐了吐舌头。
魔教,一个令中原人士闻风丧胆的帮派,他们眼前的这位不是别人正是魔教教主的女儿!
魔教的扩张正如残月门门主的预料一般快,竟然一开始就带来了魔教教主的女儿和魔教3刺客――食尸女、无名刺客、离别钩。他们的任务是……


3DMAX@肺痛正在前往飞鹏堡的路上,他要去见一个人:燕十三
两边的树木阴森得很,万千树木之中的人影3DMAX@肺痛并不是不知,3DMAX@肺痛慢慢得停下了脚步,他的匕首也抽了出来,“离别钩,是你?”淡淡的发问。
“师傅”,一个人从树后慢步而出,手中也握着把匕首,匕首上散发着一股寒气。身材较3DMAX@肺痛稍高,但却很瘦弱,练武的好体质啊。
“你为求力量而入魔道,为师的没有教导好。我倒看看你今日有何长进,让我来清理你这个叛徒”这是3DMAX@肺痛难得的怒气,整个人的眼睛都红了起来,3D疾刹可不是浪得虚名啊!一口气下去得“焱舞30连绝”……整个人像一阵疾风毫无破绽可言。

“师傅,徒弟得罪了”离别钩低语。
3DMAX肺痛心中一惊,竟然接我30下还不动摇?
其实离别钩已经中了3DMAX肺痛的招式,10处伤口血迹斑斑。但是他手上的匕首却是魔教之魔器啊――离别刃(这把匕首经过百毒炼制百日,使用者不但可以忘却伤痛,而且被这匕首击中的人……)。
趁着3DMAX@肺痛一惊的刹那,离别钩使出了3DMAX肺痛传授的招式――“疾风璇刃”,“啊”是3DMAX@肺痛的声音。
“阎罗”离别钩是含泪发出的这招,他知道这是他的使命,即使是师傅也……
以“阎罗”的速度,3DMAX@肺痛是无法躲过的,一击毙杀!一阵风刮过的刹那,3DMAX@肺痛不见了!


迎风的伤口在沙昙依的丹药的作用下竟然有些好转,这使得流氓静再一次扑倒在迎风的怀中,“傻瓜,我不许你再离开我”。“好了嘛,大哥哥?”沙昙依蹦蹦跳跳的近来。“谢谢你啊!”静傻傻得看着迎风。
[公主]这个使用传心术的人正是无名刺客,[离别钩失败了。]
[哦?]沙昙依转身往门外走去,[看样子我得亲自出马了,我知道是谁和我作对了,哈哈哈,好久没有这么畅快的玩过了,终于可以舒展下了。]


火炬将整个大堂照耀得耀眼夺目。
“铲除魔教?我根本就不看在眼里”,爱呢的口气依旧傲气逼人,手中的那把刀也被她擦得亮堂堂的,好生了得的――彦雷刀(以速度快的下劈为绝,一般刀使用此招破绽极大,而这把刀则不同)

“郡主”,说话的人是残月的烟花,一只手牢牢的握着烟雨朦胧(剑名,因出招的时候速度之快之绚烂而得名),“CIH飞花似梦求见。”
“请进”爱呢说着转身坐了下来,坐在掌门的位置上!
“实不相瞒”,飞花似梦还没有坐下便开了口,“我们帮派的长老3DMAX@肺痛不见了。”
“怎么?”爱呢听了这个消息也无法再保持冷静,毕竟3DMAX@肺痛在江湖上的名号也不小,而且爱呢也毕竟是个女的,她那原本白皙的脸庞因为焦急而再次变得红润。

“好像是被魔教的人袭击之后失去踪影”,飞花似梦还是不紧不慢得陈述着事实,看着自己手中的宝剑――清风(轻而薄的利器,似有似无的让人捉摸不定)
“烟花”,爱呢的口气着实的紧张,“刺客之剑回来了嘛?”
“没有!”烟花很肯定得回应。
“谢谢告知,”爱呢已经将桌上的刀拿了起来,“烟花,跟我来。”
“如果郡主不介意,”飞花似梦已经起身,“我也一起来吧”。


一线天,可以说是一个自然天险,残月门与外界联通的唯一通道,可谓易守难攻。
且说3人来到一线天,月色在这里显得毫无威力可言,月光映衬下不远处的刀的反光照的爱呢心寒,那不是刺客之剑的刀嘛?

爱呢不顾一切冲了过去为的是得知刺客之剑的生死。
“当心”,烟花猛地喊了起来因为他看见了高墙上的人影,一道红芒直冲向爱呢。
“噌”,这是飞花似梦的飞盘,正将那枚标击落。
“阁下好身手啊!”,一个矫捷的身影纵身下了城墙,不是别人是魔教的食尸女,这个外号和人一点也不搭配,一身紫色的衣服即使在黑暗中也让人陶醉,更不要说她那令人痴醉的眼神了,手中那把令人脊寒的勾魂爪(魔器之一,凡被击中者必麻痹无法动弹,任人宰割)

“我不喜欢偷袭的”无名刀客从门后走了出来,手中分明也是魔器――鬼鸣刀(发招时声音极大令人浮躁)“食尸女,我们的目标在一起嘛,不客气啦。”
“3个打2个不太公平吧,”Wind如影子般的浪客,一头乌黑的长发散落开来让人陶醉,以赏金为生的她竟掺进了这趟浑水?“主顾的目标一定完成。”逆风剑(挥舞起来连风向都会改变的剑)
2边的人各自手持武器,没有一个人敢先下手,武林上有条不成文的信条,出招者虽然狠但必然暴露自己的弱点。

无名刀客的刀还是舞了起来,爱呢、飞花似梦、烟花四散了开来,虽然无名刀客这招破绽极大但是食尸女的标却掩护得没有一丝夹缝可钻,Wind的剑也毫不留情的斩向烟花,一挡一闪之间的对决使气氛一下紧张了起来。
Wind和烟花早已杀开了,远离了众人。
“风神破”,Wind的必杀使出。

“烟花缭乱”,烟花也拿出了看家本领……
另一边,无名刀客食尸女对爱呢飞花似梦势均力敌,不分高下。
就在胶着不断之时,无名刀客和食尸女同时向爱呢和飞花似梦放出了必杀,“阎王劈”和“地狱刺”,霎那间天昏地暗,爱呢和飞花似梦也毫不示弱的放出了“花飞花落”和“飞雪迷梦”。
预知后事如何,请盛情等待2章的来临。

QQ:79381391

 相关论坛】   【打印本页】  【发表评论/看评论

::::::::::参阅:游戏同类文章
::::::::::相关精彩文章
  • 枪之我见(23)
  • 高手之战(23)
  • 匕首SOS(23)
  • 一个时代造就而出的武侠童话(22)
  • 天下无敌,谁与争锋(22)
  • 剑破匕首之实战心得(22)
  • 为沙滩椅打造一把极品匕首(22)
  • 决战洛阳之颠(21)
  • 幻影剑决(21)

  • ::::::::热门新闻关注::::::::